2022/09/23 < 上一版 下一版 > 返回首页
第06版:社会

素有“天南锁钥”之称的南炮台边有一座高六十八米的灯塔。一群女民兵驻扎在此,日夜守卫祖国的海防线——

面朝大海 不负芳华

毛主席诗中所写“中华儿女多奇志,不爱红装爱武装”,那一日在南炮台哨所,我们亲眼见到了。

南炮台,坐落在漳州开发区石坑社区屿仔尾东南临海突出部的镜台山上。濒临东海,紧靠大陆,居高临下,雄视万里海疆。它与厦门岛上的胡里山炮台南北对峙,互为犄角,扼守着厦门海口,拱卫着祖国东南大门,素有“天南锁钥”之称。南炮台原是为配合民族英雄林则徐在广东开展禁烟运动、御侮备战而建。后来,在1840年6月鸦片战争爆发时、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后,这片海域曾发生过多次激烈海战,南炮台发挥了重要的海防作用,主火力克虏伯大炮曾击沉过日本舰船。漳州开发区的海防文化发源于此。

新中国成立后,南炮台改为海防民兵哨所,1978年12月改为由女民兵执勤。炮台边上68米高的灯塔,就是女民兵们的营盘。高塔之上,冬天冷、夏天闷,待上一整天是非常艰苦的。铁打的营盘,流水的女民兵。一批又一批的女民兵前赴后继,她们不仅是“天南锁钥”的守门人、航标灯塔的守塔人,更是前沿观察哨、海上救助报警哨、辖区治安巡逻队和海防管理信息员。

“我在南炮台7年了。”南炮台海防民兵哨所哨长曾艺娇模样清丽,一身军装,服役时间比解放军普通士兵还长得多。1995年出生的她,27岁已经是哨所里的“老人”,打破了南炮台女民兵服役时长的纪录。

在她看来,成为女民兵既是求职的巧合,也有梦想的驱使。她说,当初是一位同学介绍来应征的,没想到待了这么久。“小学课堂上老师问有什么理想,我说想当一名警察。没想到成年后身高不够,还近视,警察是当不成了,但是对穿警服还是很向往。想想民兵也差不多,能穿上军装,也算圆梦。”曾艺娇说。

一袭迷彩的曾艺娇看起来很飒,认真起来更飒,尤其是举起望远镜站在南炮台灯塔上瞭望的时候。此前,民兵工作、生活重心都在灯塔上。每天24小时值班,靠目力进行侦查,工作内容简而言之就是目不转睛地“盯”。后来随着设备的升级,“盯”的内容更丰富了,责任也更大。“比如2020年4月,我们接到公安部门的消息,一艘国外军舰过来购买物资,船正好停在我们哨所能看得见的地方。我们好几个人在灯塔上、电脑前‘盯’了整整5天。”曾艺娇说。

从灯塔的玻璃窗往外望,是看似平静的厦门湾。湾上船只来往,偶尔有中华白海豚出没,给枯燥寂寞的哨兵生活添几分乐趣。更远处,碧海薄雾中可见附近岛屿。曾艺娇说:“每天要观察台占岛屿及其附近海域有无异常。”

漳州的海防哨所大多是18-25岁的未婚女民兵。这是特色,也是传统。现在南炮台哨所最小的才23岁。花样年华“锁定”在塔台之上,她们无怨无悔。

不过随着哨所与时俱进的发展,规矩也在调整。像曾艺娇就是已经结婚生子的“老兵”仍留在哨所任哨长。女民兵结婚之后家庭负累较重,照规矩是应该离开哨所的。但当时哨所人手比较缺,曾艺娇一走就剩下3人,还多是新人,根本转不开。她原也舍不得这身军装,放心不下哨所,于是鼓起勇气向部长打报告,一片真诚打动领导,也打破了结婚退役的传统。

曾艺娇能坚守哨所7年,离不开家人的支持。她丈夫是程序员,是在石码办证件的时候碰巧认识的。他忘了带钱,办证的50元钱是管她借的。一借一还一聊就促成了一段姻缘。“当他知道我是女民兵时就觉得‘很酷’。在家我会发命令,他执行。孩子现在一岁半,除了哄睡我很少陪孩子,因为每次回家都很晚了,平日都是婆婆在照顾。”孩子虽然小,也隐约明白妈妈这身迷彩的含义,闲暇时就和妈妈玩“一二一”踢正步,哄睡必听《我和我的祖国》这首歌,曾艺娇一喊他名字,他马上就回应“到!”。

现在年轻人求职的选择更多,哨所的工作枯燥封闭,24小时执勤强度高,忙起来一个多月都没有休息日,很多人都难以坚持,人员流动性很大。

哨所里有一位来自湖北的副哨长彭子桐。她是哨所招的第一个外地人。离家万里,来哨所三年只回家两次,她却很适应。她说:“相比湖北,漳州环境、气候好。漳州开发区经常是蓝天白云的样子,冬天也不会冷到要穿两件羽绒服。”

戴上军帽之前,她们是家里娇憨柔弱的闺女,穿上一身戎装,她们变身扎根哨所、奉献青春的“铁娘子”。也许以前在家不需做什么重务、累活,现在却要在哨所里打扫、做饭、巡逻、训练、值夜,扛起海防的责任。不仅是父母,连她们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。有许多女民兵自学,考上大学、公务员、事业单位,去到更广阔的天地间继续发扬着哨所精神。

每天早晨7点,哨子一响,女孩们快速洗漱、整理内务、打扫卫生、值班交接,在灯塔上、在南炮台、在值班室,开启新一天的瞭望、展望、希望……

⊙本报记者 张 晗 文/图

闽南日报数字报网址:www.zzxww.com 漳州新闻网网址:www.zznews.cn

广告热线:0596—2598333 订报及投诉:0596-2594000

闽南日报社技术部制作、维护 闽ICP备05032301号-2 闽南日报社 版权所有